皇冠比分网

皇冠比分网

皇冠比分网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红荔路5035号

电话:0755-83062168

备案号:粤ICP备14033454号-1

皇冠比分网手机版

皇冠比分网网站地图

皇冠比分网 > 魔临 > 第四百七十七章 信中的,秘密!
    “铭先生,会下围棋么?”

    “不会,家里有个瞎子,会下。”

    “是那位北先生吧?”

    “嗯。”

    “酒,没了呢。”孙瑛摇了摇酒壶。

    “唉,没进城。”阿铭摇摇头,“本来是该有的。”

    进了城,到六皇子府邸里要一些美酒,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只可惜主上和南王进了城入了宫后,就这般地又出了城回到大营里来了。

    朝廷发下来的酒肉倒是不少,但那种酒,不是阿铭和孙瑛喜欢喝的。

    “我说,你们还在下呢?”

    四娘走了过来。

    “风先生。”坐在轮椅上的孙瑛马上低头行礼,他清楚,这位风先生不仅仅是“手下”,还是侯府的女主人。

    “反正没什么事做。”阿铭有些无奈。

    四娘则拿出一把扇子,递给了孙瑛。

    孙瑛接过扇子,

    这都深秋了,天儿都凉了,给自己一把扇子,这……

    但孙瑛还是很感激地道谢,

    且将扇子拿在手里。

    轮椅,扇子,

    嗯,

    有那么一股子味道了。

    “主上呢?”阿铭问道。

    “吃撑了,在消食。”

    阿铭愣了一下,只能道:

    “好的吧。”

    “三儿呢?”四娘问道,“还有阿力呢?”

    白天见得到他们,晚上,就见不到了,这几天都是。

    “在做药呢。”

    “作妖?”

    “药。”阿铭摇了摇空荡荡的酒嚢,“四娘,有没有办法给我找点酒?”

    “没血了么?”

    “孙瑛他不喝血。”

    “………”孙瑛。

    “这会儿,还是别进城了吧,天知道会惹出什么麻烦,当事人知道你是进城讨酒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跑城里传信的。”

    “行行行。”

    阿铭换了个酒嚢,打开,里头荡漾出了鲜血味儿。

    孙瑛闻到这个味道后,喉咙一动,嘴巴一张。

    阿铭和四娘看着他;

    孙瑛强行又咽了回去。

    四娘转身,走了。

    阿铭摇摇头,

    道;

    “其实你可以吐出来的。”

    “怕失礼? 不好意思了。”

    “你咽下去其实更恶心。”

    “………”孙瑛。

    “你休息吧? 我去找别人喝酒,这个酒其实挺好喝的? 你常年见不见阳光? 身子又虚,看你手掌攥紧松开后依旧没什么血色? 这是贫血。”

    “这……贫血就需要喝这个进补么?”

    “这倒不用,以后喝酒时? 拿一根铁钉吮几口当下酒就行了。”

    阿铭起身? 拿着酒嚢离开了这里,走到了一辆马车前,上了马车。

    马车内,有一个笼子? 笼子外? 还有一个箱子。

    这个箱子,是外木内铁,很是结实,是薛三打造的;

    同时,这上头还雕刻了一些符文? 上了色。

    用薛三的话来说,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圣衣箱子!

    还真像。

    笼子里? 卡希尔“嘿嘿”笑了两声,从阿铭手里接过了酒嚢? 没喝。

    阿铭则在马车一侧箱子里,拿出两个高脚杯? 递了过去。

    血液倒入特定的容器内?

    二人一人拿着一个杯子?

    轻轻地碰了一下,

    一起缓缓地品味。

    “这是到大燕帝国的心脏了吧?”卡希尔问道。

    “是。”

    “你知道在西方,他们是如何形容这个东方帝国的么?”

    “不知道,也没兴趣。”

    “在他们眼里,这个帝国,十分恐怖。”

    “好了,你可以闭嘴了,别吵到了我的酒血。”

    “您以后真应该去西方看看,不会让您失望的。”

    “我会的,皇冠比分网主上,一直有这个念头。”

    “到时候,我会介绍一些曾经的一些朋友给您认识。”

    “那我,需要准备些什么呢?”

    卡希尔指了指铁笼子外头的那个精致箱子,

    道;

    “像这样子的箱子,您得再多准备一些个。”

    ……

    因为平西侯是和靖南王一起回的营,所以,二人的貔貅,被圈在了一处。

    征战时还好,貔貅也不挑什么,但平日里,它们的饲料必然是和其他战马截然不同的。

    薛三坐在樊力肩膀上,走到了圈栏处。

    外围的士卒见是他们,自是不会阻拦。

    到了地方,

    薛三从樊力肩膀上跳下来,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埋怨道:“硌得慌,也不舒服啊,那剑婢怎么就喜欢坐你那儿?”

    樊力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道;

    “没加垫儿哩。”

    “哦,怪不得,是没带来么?”

    樊力伸手进口袋里,掏出一个,

    道:

    “带着哩。”

    “………”薛三。

    樊力的目光,则落在了栏杆后的两头貔貅上。

    靖南王的那头貔貅依旧匍匐在那里,先前也只是睁了一次眼,看见来人后,又闭了回去。

    郑凡的那只貔貅见到熟人,马上起身走过来,很亲昵很讨好的样子。

    这是被折腾怕了,也被折腾出心理阴影了。

    当初有阵子,魔王们没事做就跑它这里从它身上抽点儿血去耍耍。

    薛三从兜里掏出一个袋子,从袋子里取出一个成年人巴掌大黑色圆球,圆球上还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樊力吃错了东西,便秘了。

    他很痛苦。

    好在,他虽然也是魔王,却没有身为魔王的逼格自觉,并不觉得自己便秘了这件事儿有什么好羞耻的。

    所以,

    他找到了薛三。

    薛三一开始配了几味泻药,但樊力吃过后,没什么效果。

    因为他的身体素质太好,抗药性太强了。

    其实,魔王里头,对毒性有极强抗体的就有五个。

    魔丸是灵魂体,想中毒也难;梁程是一头僵尸,阿铭是吸血鬼,樊力身上有蛮子血统,薛三自己更是在毒药锅里泡出来的。

    这个体质,平日里可以较大程度地防备别人对你下毒,但当你需要治疗时,就很难受了。

    所以,

    薛三配了一个超大丸子!

    但不敢直接给樊力吃下去,真把樊力吃出个好歹来,以后还怎么见面啊?

    万一以后见不着面了岂不是更糟!

    所以,

    就只能找一个和樊力一样皮糙肉厚体格大的家伙来做个试验。

    找到的,

    自然就是郑侯爷的貔貅了。

    至于靖南王的貔貅,

    嗯,

    按理说,

    这种试验吧,肯定拿别人的东西最好,可问题在于,那是靖南王的坐骑。

    不是魔王们怕他田无镜了,

    而是,

    此时不是不是时候嘛!

    至于说貔貅没后门,

    这是对的,

    貔貅确实是没后门,但这并不意味着貔貅不排泄。

    事实上,貔貅的腹部后端,虽然也有鳞片和长毛覆盖着,但却有一条条的沟壑缝隙,当需要排泄时,这些沟壑会放大一些,然后会有一些东西被排出体外。

    一般来说,貔貅对排泄的需求很低,一是因为它们自身的身体上下,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可以更快速地与外界进行气息的转换,也就意味着它吃进去的东西,能量转化率就很高。

    真正的需要排出去的渣滓,就比较少。

    所以,不用后门,腹部下面的那几排沟壑就完全够用了,就跟掉落一些皮屑一样。

    “来,乖,吃了它,你就能变得更强!”

    薛三将泛着香气的大药丸放在了这头貔貅面前。

    这药丸里,增添了特殊的香味,更吸引人,哦不,是吸引兽,它必然无法抵抗住这种诱惑。

    放下后,

    拍拍手,

    薛三抬起头看向身边站着的樊力,

    见樊力竟然又拿出了馕在啃。

    “你大爷的,你不怕给自己撑爆啊!”

    “额………饿。”

    “成成成,服了你了,你在这边吃,待会儿这边大的药丸要来了;

    我勒个去,

    那画面真的是能恶心死个人。

    你要吃,我陪你去外面吃,吃完了差不多这边也完事儿了,正好来检查效果。”

    薛三伸脚踹了樊力几下,迫使樊力跟着他一起走了出去。

    圈栏这儿,

    郑凡的貔貅盯着面前放着的大药丸,舔了舔舌头,它确实抗拒不了这个味道,但它还是有些犹豫。

    因为它回忆起了当初在府邸里时,那些魔王给自己吃各种稀奇古怪东西然后把自己给给搞得死去活来的经历。

    但,

    真的好香啊,

    还是忍不住,

    吃吧!

    然而,

    就在这时,

    身躯更为庞大也更成年一些的那头貔貅走了过来,以极为强横的姿态,挤开了郑凡的貔貅。

    郑凡的貔貅发怒了,

    目光落在那颗大药丸上,

    却没上去顶牛,

    而是继续保持发怒。

    靖南王的貔貅很是不屑地扫了这个同族一眼,

    低头,

    张嘴,

    将这颗散发着诱兽香味的药丸直接吞入腹中,

    然后,

    打了个嗝儿,

    美滋滋地转过身,

    又匍匐了过去。

    ……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

    薛三和樊力回来了。

    “我说啊,你下次吃东西可得注意点了,你就算身体里缺些微量元素,也不用直接啃石头吧?

    你他娘地在自己肚子里炼铁呢?”

    薛三一边骂着一边跳进圈栏里,先去找郑凡的貔貅,却发现下面草垛子上干干净净得。

    “咦,没用?”

    薛三挠挠头,自言自语道:“不应该啊。”

    随即,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特殊的味道,

    臭,倒是不算很臭,却很酸。

    薛三吸了吸鼻子,随即,将目光落在了靖南王的那头貔貅身上。

    只见原本匍匐姿态带着高贵典雅感觉的貔貅,

    此刻四肢全部趴在了地上,

    一副虚脱了的样子。

    “嘶………”

    樊力先行倒吸一口凉气,

    道:

    “完犊子咧!”

    然后,

    樊力又伸手指着薛三,

    补刀道:

    “你完犊子咧!”

    薛三破口大骂:“你大爷的,这么不要脸的么!”

    骂完,

    薛三气鼓鼓地跑到那头靖南王貔貅身边。

    下方,

    已经湿淋淋粘乎乎的了。

    但,既然试药了,三爷就得把成果给确认好,所以,他伸手在粘乎乎的那一堆里掏弄了几下。

    “咦?”

    薛三愣了一下,

    然后把手收回来了一看,

    “卧槽,

    竟然拉出了一封信!”

    ——————

    为了方便大家阅读,提醒一下伏笔在四百二十六章《刀法,自在》。

    然后,咱们距离第九名只差三百票,龙在这里再求一下月票,帮《魔临》提升一名!